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笔趣阁小说 >> 放肆[娱乐圈] >> 秦唐番外15

彼时唐若遥刚将一根青菜送进嘴里, 吃也不是,吐也不是。

她嘴边滑稽地叼着半截青菜, 眼睛睁得铜铃大,脸颊鼓鼓的,好像是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似的。秦意浓不禁莞尔,她站在玄关, 一只手撑在鞋柜上换鞋,闲话似的招呼道:“在吃晚饭吗?”

唐若遥剩余的那半根青菜掉回了碗里,此举太过失礼,唐若遥又赶忙用筷子捞起来吃了。

“是、是。”唐若遥又是欢喜又是紧张, “你吃了吗?”

秦意浓在家吃过了, 见女孩眼睛亮亮,期待地望她,话到嘴边改了口:“还没。”

唐若遥放下筷子,站起来道:“我去给你做饭。”

秦意浓抬起一只手。

唐若遥见到她手势, 停住脚步。

“你先吃。”秦意浓眼神示意她桌上那碗面。

唐若遥睁着眼睛说瞎话道:“我吃饱了。”

“还剩那么多呢。”

“我白天吃了好多零食,晚上不小心煮多了。”瞎话升级。

“那正好。”秦意浓在唐若遥的注视下走到桌边, 在她的座位里坐下, 低头瞧了瞧面碗,“我吃的也不多, 这些够了。”

唐若遥脑子好像宕机了,明明每个字都是熟悉的中文, 拼凑到一起就不知道什么意思了。

秦意浓正襟危坐, 神情自若地说:“替我拿双筷子来。”

唐若遥回厨房拿了双干净筷子和一柄汤匙。

秦意浓执起竹筷, 挑起了几根面条,盛放到汤匙里,慢条斯理地喂进自己的口中。

轰——

唐若遥脑子里怦然炸开白色焰火,整个人僵立在原地,浑身的细胞都被冻结住,像是冬春交接之际,冰冻的河川下缓缓流动的内河,两岸春风吹拂又生,疯长起来的无边春草。

秦意浓一口一口地吃着那碗唐若遥剩下的面,她每一次红唇开合,唐若遥便止不住地全身颤栗,一阵酥.麻直从脚底蹿到天灵盖。

好像秦意浓品尝的不是面,而是……她。

一寸一缕,一缕一寸。

唐若遥涨红了脸,呼吸急促,结结巴巴:“我、我去书房,吃完叫我。”

她掉头便想跑。

秦意浓头也不抬,说:“坐着。”话语飘轻,却有千钧重。

唐若遥脚钉在原地。

秦意浓说:“我有话和你说。”

唐若遥在她对面坐下,眼睛看天看地,左顾右盼,就是不敢正视秦意浓的脸。

秦意浓嘴角浮起一丝笑,倒不计较这些细枝末节,一边吃面一边语气温和地问道:“早上走得匆忙,还没来得及问你,在剧组怎么样?”

唐若遥:“很好。”

秦意浓:“具体怎么好?”

唐若遥垂目看着地面,说:“导演很好,大家都很好,我在剧组学到了很多。”她不是话多之人,也不擅长寒暄。

秦意浓淡淡嗯了声。

唐若遥偷偷看她一眼,迅速低下,眼睫掩下了一闪而过的喜悦。

秦意浓轻描淡写地说:“冷杰和我说起过你。”

唐若遥抬头:“啊?”

秦意浓心里轻轻哼一声,自己还比不上冷杰那个中年老男人么?

秦意浓暗暗撇嘴,道:“没说什么。”

唐若遥:“……哦。”

她没有再躲闪,而是径直迎上了秦意浓的目光,再看她水晶吊顶灯光下的柔和面容。

秦意浓情绪上扬些许,道:“冷杰夸你有天分。”

唐若遥眨眼:“这个姐姐不是早就说过了吗?都是姐姐的眼光好。”

秦意浓猝不及防被她取悦,忍不住弯了眉眼。

“你到底是在夸我还是在夸你自己?”

“夸你。”

“油嘴滑舌。”女人嗔道。

唐若遥活到这么大,第一次有人将她和这四个字联系起来,既新奇,又有种异样的甜蜜。

秦意浓放下碗筷:“我吃完了。”

唐若遥起身收拾。

这个厨房都是她在用,熟门熟路。秦意浓看着她在里面忙碌的身影,犹豫要不要走进去,在门口迟疑了会儿,回到了客厅。

不急。

她背着手慢慢地走着,吐出口气:慢慢来,不急。

唐若遥站在洗碗机前,嘴角全程上扬。

暗恋的人就是这样,一点喜悦都能无限倍的放大。何况秦意浓给她的不止是一点喜悦,她吃了她的面,这是不是间接接吻了啊?

想到接吻,唐若遥杀青那天晚上的记忆浮上心头,耳廓微微发热。

秦意浓记得这件事吗?自己要问她吗?怎么问?她现在还肯回来,是不是不介意?是哪种不介意?她做什么都不介意的不介意,还是不在乎的不介意?

话说回来,她们俩现在到底算什么关系?秦意浓为什么始终不睡自己?她是不是不行?

唐若遥因着这个大胆的猜测,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嗽得震天响。

她接连灌了两大口水,将咳嗽压了下去。

不能胡思乱想。

她轻轻地呼了口气,把厨房收拾好,走了出来。

秦意浓坐在沙发里看书,不紧不慢翻过一页,问:“感冒了?”

唐若遥说:“没有,就是呛了下。”她眼神瞄了下秦意浓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

到底行不行啊?

秦意浓没注意她的小动作,说:“明天上课吗?”

“上的。”唐若遥乖巧地回。

秦意浓心里叹口气,还是个学生。

她们真的可以吗?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

唐若遥敏锐地察觉她回答完,秦意浓的情绪有些变化,肯定不是往好的方向。

“姐姐明天有事找我?我可以请假。”她揣测着说。

“不是。”秦意浓抬头冲她一笑,“随便问问,不可以随便请假,上学还是要以学业为主。”

“我知道的。”唐若遥咬了咬唇,主动问道,“姐姐平时喜欢做什么?”

“我?”秦意浓面露诧异,重复了一遍,“问我?”

“你。”唐若遥学她,认真地再说,“问你。”

秦意浓想了想,说:“睡觉。”可惜总是睡不着。

唐若遥险些脱口而出:我陪你睡觉!

她轻轻咬了咬舌尖,把虎狼之词咽了回去,道:“还有呢?”

“看书。”

“还有没有?”

“喝酒。”

这个唐若遥可以,她眼睛一亮,秦意浓皱眉否认道:“喝酒不喜欢。”拼酒是出于无奈,在家喝酒是为了能睡得好一些。

唐若遥:“……”

她不得已换了个问法:“那你有想做的事情吗?”

秦意浓摇头。

她的毫不犹豫让唐若遥心里莫名一酸,她大着胆子,将手搭在了秦意浓身侧的沙发上,微微倾身看着她的眼睛,目光灼灼:“这周六,你有没有空?”

秦意浓突然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她她她她她……是要和自己约会吗?

***

“然后呢?你怎么回答的?”恋爱菜鸟第二天和姐姐讲述前一天晚上的经历,卡在关键点停下,秦露浓忍不住出声好奇问道。

秦意浓声音低了低:“我说我有通告。”

秦意浓反应敏捷地躲过秦露浓拍过来的巴掌,说:“我真的有通告!我又不跟她似的,只要操心学习成绩一件事就好了,我很忙的。”

“那你还天天回家。”秦露浓斜睨着她。

“我不是担心你么?”

“我又不是废人!”

“我也没说你是废人啊。”秦意浓渐渐习惯她突如其来的暴怒和口不择言,语气温和地安抚道,“我是关心你嘛,关心也不要我关心啦?”

“我宁愿你不关心我。”秦露浓哼了声,神情却有所缓和。

“我不。”

“反正你们都觉得我……”秦露浓自言自语地说着。

“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秦露浓指着前面的花园,说,“我想去那边看看。”

秦露浓看了会儿天,秦意浓送她回去休息。

纪书兰怀里抱着婴儿,在客厅来回走,宝宝难得没睡,睁着双乌黑的大眼睛骨碌转,包在棉衣里的小手在半空中挥着。

“妈妈和小姨回来了。”纪书兰抬头看见一并进来的二人,将孩子抱过来,秦意浓站着,当即伸指到宝宝手边,宝宝自发地抓握住她的小拇指,咧开嘴笑。

她还发不出真正的笑声,但此刻她笑得眯起眼睛,张开没长牙的嘴,憨态可爱。

纪书兰惊喜道:“又笑了又笑了,每次一见你就笑。”

秦意浓颇有几分自得道:“那是,我每天给她喂奶的。”

纪书兰说:“我也给她喂,怎么没见她对我笑。”

秦意浓笑道:“妈,我天生丽质,你嘛……”

纪书兰也笑:“你就损我吧,你姐可长得比你好看。”

这话秦意浓没异议,她也觉得姐姐比她好看。

秦露浓适时出声道:“给我看看。”谁都没发现,她声音有些异样的低哑。

纪书兰将孩子抱低些,送到秦露浓怀里,秦露浓小心仔细地抱稳,许是因为紧张,许是因为别的,露出一个有些僵硬却温柔的笑容,柔声道:“宝宝。”

孩子的脸,六月的天。只见方才还笑得没眼睛的婴儿嘴巴一瘪,哇的一声啼哭起来。

这孩子笑起来没声音,哭起来惊天动地,撕心裂肺,听得在场的大人心都要碎了。

秦露浓笑容凝滞在脸上。

连自己的孩子都……

秦露浓接连调整了好几次表情,都无法挤出笑容,她干脆低着头,让刘海遮住自己的眼睛,说:“你们谁把她哄好?”

秦意浓说:“我来。”

秦露浓怀里的孩子被抱走,她深吸了口气,自己推着轮椅往前,声音尽量平和道:“我先回房了。”

纪书兰迈步跟上:“我送你去。”

秦露浓:“不用。”

“还是我……”

“我说不用你没听到吗?!”突然拔高的尖利声音让刚刚止住哭声的宝宝再次大哭起来,秦意浓手忙脚乱地哄着,纪书兰看看孩子,看看秦露浓,秦露浓趁着她举棋不定的时候,独自回了房间。

房门砰的带上。

屋外,秦意浓抱着宝宝在客厅来回来去地走,孩子重新露出笑脸,秦意浓也出了一身的汗。

她把宝宝交给旁边候着的月嫂带,脸色一点一点地沉了下来。

“妈。”

纪书兰还在不安地盯着那扇紧闭的房门,闻声回头:“怎么了?”

秦意浓说:“你跟我来。”

两人去了楼上书房。

“你有没有发现姐姐最近很不对劲?”

“发现了发现了。”纪书兰是个没主意的,秦露浓在的时候听秦露浓的,秦露浓不在她就听秦意浓的,一听秦意浓说她就绞紧了手指,道,“经常发火,偶尔还会哭,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还有失眠。”

“还有还有,她好像有点抗拒宝宝。”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将秦露浓的所有异常拼凑了出来。

“妈。”秦意浓看着纪书兰道,“我们带她去看医生吧。”

纪书兰大惊失色:“你是说你姐生病了?”

秦意浓点头:“是,我怀疑她是抑郁。”

秦意浓早年出道,因为发生的某些事也有过抑郁倾向,及时找了心理医生纾解,到现在还在进行定期调节,对抑郁症状并不陌生。

纪书兰脸色发白,道:“严重吗?”

秦意浓说:“不吧,好好调节应该没事的。”她都能扛过去,没道理她姐姐扛不过去的。

纪书兰松了口气,咬着唇说:“那就好。什么时候带她去?”

秦意浓沉声说:“越快越好。”

“看医生?”秦露浓坐在床上,带着些微的不解,微微笑着说,“为什么要看医生?我很健康啊。”她看向纪书兰,“妈,我不正常吗?”

纪书兰看看大女儿,再看看二女儿,神色迟疑。

要相信谁的?

“谁和你说的我不正常?”秦露浓又问。

纪书兰:“你妹妹。”

“妹妹,你觉得我不正常?”秦露浓依旧笑吟吟的,唇角的笑弧玩世不恭。

这是她熟悉的那个强大的秦露浓。秦意浓恍惚了下,定了定神,坚定道:“是,你不健康,也不正常。”

秦露浓哦声,看她的眼神像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所以?”她问道,眼神里闪过一丝讥讽,快得难以捕捉。

“所以我要带你去看医生,不过你放心,这只是暂时的,等过了这段时间,你就会好了。”

“说到底你还是觉得我有病?”

她话语里的有病当然不是字面意思,而是引申到侮.辱骂人的层面。

秦意浓皱眉。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是这个意思!我现在这副样子,不是有病是什么?!对,我就是有病,干脆死了好了,一了百了!”

纪书兰吓得魂飞魄散,险些两腿一软跪在地上。此时此刻,她完全相信了秦意浓的话,必须看医生,马上看医生!

她对秦露浓道:“我们明天就去看医生。”

秦露浓眼圈通红,凄然道:“妈,你也不信我?”

纪书兰心如刀割,语无伦次:“妈、妈不是不信你,妈只是……”

一声脆响,纪书兰的脚边碎了一只数字闹钟,她神情骇然地往后退了两步。

秦露浓坐着,两眼木然,手还保持着投掷东西的姿势。

“出去。”她说。

纪书兰上前一步,秦意浓拖着她的手出去了。

纪书兰转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再看秦意浓站在窗前一动不动,忍不住问道:“你姐姐这样,你不管了吗?”

“她现在在情绪上,说话她听不进去,我待会再去。”

“好,好。”纪书兰抓住她的手,“拜托你了。”

“她是我姐姐。”良久,秦意浓看着她说。

傍晚时分,秦意浓再一次进了秦露浓房间。

不久便出来了。

纪书兰守在门口,压低声音:“怎么样?”

秦意浓露出一个笑容,语气轻快。

“她答应看医生了。”

她就知道,秦露浓不会是自暴自弃的人,等负面情.绪过去,她一定会积极自救。方才一进门,秦露浓便主动和她说,要去看医生,还向自己道歉。

姐妹俩重归于好。

“那就好。”纪书兰也扬起轻松的笑,“我去做几个好菜。”

“妈,我想吃……”

纪书兰背对着她,打断她说道:“拍黄瓜,我知道。”

秦意浓笑了笑,改道去逗宝宝玩,小东西又睡了,秦意浓只得回来。

一闲下来就不行,脑子里浮现出另一道小朋友的身影。此小朋友非家里的小朋友,是让她牵肠挂肚的,魂牵梦萦的心上人。

人的感情真是奇怪,她竟然会喜欢一个比她小那么多的女孩,甚至对她的了解仅限于成绩很好,表演天赋高,乖巧听话,连相处都局限在一所小房子里。

这样莫名其妙的喜欢。

秦意浓揉了揉自己不自觉笑僵的脸部肌肉,思维发散:不知道周六她本来想约自己去做什么?

***

唐若遥抱着书本走在校园里,米白色毛衣,半身裙,羊皮小短靴,长发飞扬,长款流苏围巾自然垂挂在身前,飘逸灵动又不失优雅端庄。

她目不斜视,周围人却纷纷侧目,尤其是男生们。

“啊”一声痛呼,一个男生揉着自己被电线杆撞疼的脑门,引得哄笑,窘迫地低着头快步走开了。

身后的窃窃私语传入耳朵。

“那是谁?”

“表演系的唐若遥,你竟然不认识?”

“听过,也看过照片,怎么真人比照片好看那么多?”

“明星都是真人比上镜好看。”

“不是的,我上次见她也没现在好看,脱胎换骨了似的。”

“是不是因为出去拍戏了啊?我听说她接了冷杰的新电影。”

“可能。”

文殊娴轻轻地撞了一下唐若遥的肩膀,唐若遥身形都没晃一下,抬指勾了下耳发,方看过去,温和问道:“怎么了?”

文殊娴对着另两位室友大惊小怪道:“是吧?”

傅瑜君和崔佳人双双点头。

唐若遥满头雾水:“是什么?”

崔佳人道:“小文说你从剧组回来以后,就变得好看了很多。”

唐若遥笑道:“我以前不好看吗?”

崔佳人说:“好看,但感觉不一样了,现在的好看更……”她想不出形容词,文殊娴歪了歪头,插话道,“更有女人味了。”

崔佳人右手一拳打在左手掌心,说:“对!”

唐若遥:“……”

向来公正的傅瑜君也道:“嗯。”

唐若遥抬起袖子来嗅了嗅。

是因为用了秦意浓送的香水吗?

所以她之前是觉得自己没有女人味,才迟迟不上自己的吗?

文殊娴哈哈大笑:“你闻什么呀?女人味又不是一种味道,是一种感觉,雌性荷尔蒙,你懂吗?”

唐若遥真不懂。

她在宿舍唯一一面全身镜前照来照去,愣是没发现自己和以前有什么区别。傅瑜君喊了声她的名字,说给她发了照片到手机上。

照片是大一拍的,唐若遥看完以后说了句:“现在的手机美颜水平越来越高了。”

傅瑜君哈哈笑了。

其余两个人也加入进来插科打诨,把大一各自光明正大拍的、偷拍的照片都发到群里,不发还好,一发文殊娴发现全是自己的黑历史。

文殊娴:“……”这踏马是什么人间疾苦?

唐若遥爬上床,拉上帘子,疯狂开心。

她有女人味了吗?

她有女人味了!

哈哈哈!

她终于可以和秦意浓这样那样了吗?

唐若遥躺在上铺,尽量小心地翻滚着,但木质床板吱嘎的响动还是惊动了室友,文殊娴从剧本里抬起头:“嗯?咱宿舍进耗子了吗?”

唐若遥马上一动不动,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打开微博,逛了一圈秦意浓的超话,收了一大堆美图,依旧难掩激动。

她注册了一个微博小号,转了转眼珠,眉眼染上笑意,输入昵称:我与Q小姐的日常。

第一条微博,编辑发送。

@我与Q小姐的日常:

【和Q小姐分开的第一天,想她】

第二条微博,编辑:

【室友今天说我有女人味,但我不想告诉她们,Q小姐是我见过最有女人味的女人。不知道她睡我的时候会不会更有女人味?】

唐若遥抬手捂住脸。

真是……不知羞耻。

但她真的很想知道,唐若遥又咬住虎口,笑得不能自已,整个上铺都在震。

国家一级怕死鬼文殊娴一个激灵,咚咚咚疾步从楼梯下来:“地震了?”

傅瑜君转了转手中的笔,冲唐若遥的床铺方向抬了抬下巴,文殊娴抬头,俏脸一白,惊慌失色道:“糟了!唐唐发羊癫疯了!”

傅瑜君:“???”

傅瑜君:“你等……”

文殊娴已经一脚踩在唐若遥那边的楼梯上,刷拉拉开了帘子,笑成马铃薯的唐若遥和文殊娴四目相对,文殊娴愣住。

“对不起打扰了。”她神情恍惚地说,拉上床帘。

她游魂似的飘回了自己的床铺,继续看剧本。

过了会儿,她问底下的傅瑜君:“老傅,我刚才下地了吗?”

傅瑜君:“没有。”

文殊娴松了口气,自言自语:“我就说嘛,唐唐不会是那个样子的,吓死我了。”

唐若遥被抓包一次,暂时收敛,发了第三条微博。

@我与Q小姐的日常:

【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淫.荡,成天睡啊睡啊,这样不好,不好】

她做事谨慎,三条微博都是仅自己可见。

唐若遥躺了会儿,揉了揉自己的脸,平复得差不多了,下来看书。

傅瑜君浅笑向她点了点头。

***

秦宅。

秦意浓提着一塑料兜的药,放在了客厅茶几上。纪书兰从厨房探出头,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便快步出来了:“医生怎么说?不是说不严重吗?怎么还拿药了?”

秦意浓答:“就是产后抑郁,好好照顾一段时间,没事的。”

“吃药好得快一些。”秦露浓说。

纪书兰看她主动和自己搭话,眉眼舒展开,道:“妈相信你,很快就好起来了。”

秦露浓一笑。

秦意浓说:“姐姐饿了。”

纪书兰说:“我马上去做饭。”她高高兴兴地走了。

看着纪书兰回到厨房,秦露浓叹了口气,道:“是我连累你们了。”

秦意浓道:“你不要有这种想法。”

秦露浓点点头,说:“对,我不能这么想。我们是亲人。”她重复了一遍,“我们是亲人,谁也缺不了谁。”

秦意浓:“嗯。”

秦露浓和医生聊了什么秦意浓不知道,但医生说最好配合药物治疗,所以秦露浓的情况应该比她预想的要严重一些。无论如何,秦意浓都相信她,她是自己的姐姐,不管她是曾经的天之骄子,还是如今的普通人,秦意浓从来没有怀疑过她。

她们一家人的好日子,刚刚才开始。

她绕到秦露浓面前蹲下,两只手轻轻搭在她的膝头,仰头道:“等你的身体好了,我带她来见你。”

秦露浓看着她,目光温柔,道:“好。”

※※※※※※※※※※※※※※※※※※※※

滴,您的情人节礼物已送达,触发支线情节:

支线一:按照正文情节,姐姐的姐姐自杀去世,秦姐姐放弃遥遥,成为行尸走肉,三年后再次开启爱情之旅

支线二:开启平行世界,姐姐的姐姐没有去世,秦姐姐和遥遥提前恋爱,发展为全新的轻松小甜饼故事

请选择支线,并阐述理由

我䁖一眼评论,看看按照哪个支线往下写,番外嘛,就是要放飞自我

感谢在2020-02-13 23:18:58~2020-02-14 23:24: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小潘小潘哦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41898262、alittlerum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梦炎无殇、影子鱼、恋天光、钟灵毓秀^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littlerum 4个;欧总请喝茶、Agoni 2个;我没笑23333、棉花糖、YA-北栀、江鱼、小鱼干儿、Ygxs、Noor.、拂晓。、tqlb、琪、GSS、路人只為路過、慕琳达、恶魔の小哚、35080992、幼一若、花信风、沈糠和、41980818、36054374、文总的少女粉、平手友梨奈的老母亲、本人已下线、Pi将军、Miyaki、一分之二、雲潛、Deeplove、哈哈、Lxxn_NEM、全芷艳、40146258、2333、疯人院、PLUM.、阿修、東陵哈哈哈哈、月麟將、个人全图了还爱鬼切、椭圆的欧姆定律、田野的啾啾、爱吃干脆面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雪寂 300瓶;兔子家养了只二哈 65瓶;伍玖、AFocus 50瓶;哈哈、41966156、本人已下线、41653268 40瓶;肆柒玖、忘川的青鸟、林恩的中场战事 30瓶;三煜、那年那月那天、一林子啊、白白白拜、jxig、机敢太白、40146258、咩大的粉、琴瑟在御、WHEEIN 20瓶;一依伊衣祎 19瓶;一瓶假酒 18瓶;哥斯达黎加女高中生女 15瓶;小新小霁 11瓶;噢是七七呀、忖度、空口言、yuki倾墨、Ygxs、勥昆烎菿奣、41995014、小刑、赤焰冷、穆□□、隔壁家的黑崽、Bluey、spoil、21667133、零壹零、再揪一把菜叶子、路夏、朴孝敏现任爱人、1982公里的风、风笑 10瓶;KONGTOUXIANG 9瓶;Milk、Dlmlt 8瓶;秦1浓的1号粉丝 7瓶;无花 6瓶;大星星、41539560、haru、林大俊是我的、棠。、鹤松樂、kikiki、拂晓。、41900059、流蓝knight 5瓶;今日香喷喷 4瓶;荷花崽、QYue、永夜の庭 3瓶;鲢、想孙芮的第好多天、圈圈、。。。。。。。。。、白希Bubble卷、幼一若、看書不說話、↖(^ω^)↗花之梦 2瓶;乐正家的小朋友、齐洲九点烟、归去辞、白夜水、嘎嘣脆、七三i、锦云乐乐乐乐、吴宣仪娇娇女票、baylun枫、吴宣仪的奶茶、Jody、一分之二、顾吧Se、个十百千6、鹜熙、风流倜傥女少侠、zdmymza、纵、田野的啾啾、松本鸑鷟、星河、关汉卿、个人全图了还爱鬼切、阿狸酱因缺思厅嘤嘤嘤、wulisimon、一根老油条、壬午廿二、柠檬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放肆[娱乐圈]请大家收藏:(www.510xsk.com)放肆[娱乐圈]新笔趣阁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放肆[娱乐圈]最新章节 - 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 - 放肆[娱乐圈]txt下载 - 玄笺的全部小说 - 放肆[娱乐圈] 新笔趣阁小说

猜你喜欢: 宠入豪门系统维护中似是故人来大佬都来找我报仇了出鞘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死对头穿越后拉我做微商每天都在万人迷甜,就是短快穿之教你做人[综]团长的跨界直播耳畔呢喃这题超纲了重回一九九四全世界都在等我们掉马亡迹琥珀重生之商界风云这个男主不讨喜影后的死对头全破产了穿越八零女配躺赢了豪门暖媳黛色正浓影帝[综漫]收集数据做主神和主人的十个约定
完本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全文阅读小月牙全文阅读桃红又是一年春全文阅读花瓶记全文阅读为了和谐而奋斗全文阅读曹贼全文阅读我欲为后全文阅读问鼎宫阙全文阅读福宝的七十年代全文阅读史前养夫记全文阅读穿成总裁白月光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独步风流全文阅读重生之豪门悍女全文阅读开封府宿舍日常全文阅读天龙的日子全文阅读如意书全文阅读娇医有毒全文阅读玩宋全文阅读被八个未婚夫找上门后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冥冥之中喜欢你伏天氏天生真凰未来之最强萌妻通幽大圣天才神医宠妃神魔之玥上为尊驸马要上天精灵时代的冒险家快穿反派不好哄农门娇俏小厨娘王者风暴重生妖女策天下原始部落大冒险我是大海皇金粉栖梧潸潸映弦月沧元图帝妃临天权势熏天不及粗茶淡饭撒娇福晋最好命陛下大喜医门宗师重回一九九四神医弃女来自未来的神探大道朝天都市剑说风起时仙宫

放肆[娱乐圈]最新章节手机版 - 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手机版 - 放肆[娱乐圈]txt下载手机版 - 玄笺的全部小说 - 放肆[娱乐圈] 新笔趣阁小说移动版 - 新笔趣阁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