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笔趣阁小说 >> 权柄 >> 第286章 【帝王将相】 畏刑侦秦霖走京山 动真火秦雷厌阋墙

第286章 【帝王将相】 畏刑侦秦霖走京山 动真火秦雷厌阋墙

京水河上的会议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转眼进入了十一月。

这一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比方说下了昭武十七年的第一场雪;比方说那些新兵蛋子结束了队列等七项新兵训练,看起来已经像个兵样了;比方说永福的身子又不大好,乔云裳已经火速北上了;再比方说……都察院的御史们,开始参劾隆威郡王殿下了……

~~~~~~~~~~~~~~~~~~~~~

从昨天夜里开始,北风拎着棉花絮子似的大雪片子,呼嗒呼嗒的往地下摔,直到五更天才停下来。卯时开门一看,‘嚯’,已经下了千层饼那么厚的一层,给整个营盘都盖上了白被子。

张四狗小声咒骂一句,弯腰往棉靴子上套个木屐,吱嘎吱嘎的踩着积雪走到校场中央,从兜里掏出个铜哨子,鼓起腮帮子使劲一吹。

“嘟嘟……”清脆的哨音回响在京山营的上空,把在雪地找食吃家雀儿吓得扑棱着翅膀飞了起来,也把梦想中的士兵们惊醒了,一排排原本还很安静的二层营房,立刻喧闹起来。

一间门外挂着‘九五二’牌子的寝室内……

“起床了!起床了!”睡眼惺忪的胡队长,一边手忙脚乱的穿着棉裤,一边大喊道。

屋里顿时乱做一团,兵士们猛地睁开眼睛,从上下床上蹦下来,穿衣裳的穿衣裳,上茅房的上茅房,还有直接端盆去洗漱……只有靠墙的一张特大号床上,仍然鼾声如雷。

秦顼已经穿好棉衣棉裤,这才去拍打仍旧酣睡不醒秦俅,等那家伙好不容易醒了,别人都整理好内务了。‘整理内务’这个词,自然也是秦雷的创举,大半辈子都在军营里摸爬的人,最看不得手下士兵邋邋遢遢。从有条件那天开始,他手下的卫士便被严格要求要每日洗脸洗脚,用青盐蘸着杨柳枝刷牙,至于被褥整齐、保持室内卫生更是纳入考评的大事。

这些邋遢惯了的丘八们,起先很不习惯王爷这套,不过在秦雷的大棒下只有乖乖屈服,后来引入了光荣积分制度,规定每年内务前三名的小队,每人会得到半个光荣积分,众人这才认真执行起来。等着重复的日子久了,也就成了习惯,你再让他邋邋遢遢,反而还不习惯呢。

话说回九五二小队,等秦顼也整理好内务,秦俅才刚刚从懵懂中清醒过来,见同袍们都已经收拾停当,他也丝毫不着急。周围的同袍也毫不奇怪,打声招呼就往外跑。

秦俅为什么不着急?因为他知道自己贪睡,在起初几次迟到被罚后,便想出个法子——‘不盖被子、和衣而睡’,这样每天早上也不用费事再穿一遍衣服,再叠一次被子,直接下地穿上棉鞋就成了。

这法子别人是学不成的,你以为俺球球那身肥膘只是肥膘?那还有个学名叫大皮袄呢。

他把豆腐块似的被子,从橱子里小心翼翼的抱出来放在床头,再细心的把边角捋直了,起身满意的呼口气,便从衣帽架上拿起棉帽子哐哐地跑了出去。

等他到了校场上,兵士们已经到的差不多了,赶紧找到自己的队伍站好了,便见石魔鬼带着他亲爱的大狼狗和小狼狗,出现在了队伍前。

大狼狗是一条狼和狗杂交的大狼狗,小狼狗却不是真的狗,而是兵士们对许田大人的爱称。这位斥候头子曾经无数次将企图开小差的兵士抓回来,到现在为止没有放跑一个,私下里小兵们都认为,没有个狼的鼻子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但狼在军中是个积极正面的形象,岂能用来形容敌人。富有创造性的小兵们,便在狼的前面加个‘小’字表示轻蔑,后面加个‘狗’字,表示愤恨。许大人也就成了‘小狼狗’。

‘小狼狗’和大狼狗分别站在石魔鬼左右,兵士们赶紧昂首挺胸收腹提臀的站好,谁也不想在这在大冬天的早晨找不肃静不是?

今日的值星官张四狗见教习长到了,赶紧大声命令各中队长报数。中队长站在各个中队的前面,他们的大队长则站在十个中队长的前面。

一阵此起彼伏的报数之后,中队长便跑步到自己大队长面前,大声报告起来。等中队长都报告完了。大队长们便转向值星官张四狗,大声行礼报告道:“报告值星官,一大队应到九百九十七人,实到九百九十七人,报告完毕!”

张四狗还礼过后,便转向下一个,直到十个大队报告完毕,张四狗便转身跑步到石勇面前,霍的行个军礼,大声禀报道:“报告总教习,新兵师点名完毕,应到一万零七百二十人,实到一万零六百一十人,病假八十人,禁闭二十九人……失踪一人。”说到最后,身为二大队大队长的张四狗,有些心虚的望了石大人一眼。

石勇面无表情道:“失踪?哪个队的?”

张四狗艰难道:“二大队的。”

“又是那个二五二五?”石勇皱眉问道。

张四狗尴尬的点点头,心中早把那秦淇水的祖宗干翻了。

“找到了吗?”石勇沉声问道。

张四狗刚要摇头,边上正在跟大狼狗一起玩的‘小狼狗’随意道:“昨天夜里兄弟们从京水河的冰窟窿里捞上一人……”

张四狗小声问道:“人呢?”

“扒光了晾在河边上,八成早冻成冰坨子了。”小狼狗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块肉干子,送到大狼狗嘴里。

下面的兵士们听了,不由齐齐向远处河边上那棵歪脖子树上瞟去,果然有个人形物体倒挂在树杈上,让风一吹还晃悠呢。兵士们心中齐齐骂道:“狼心狗肺小狼狗。”

令人想不到的是,那位累计潜逃近十次的‘爱我爱我秦淇水’,竟然因为百折不挠、屡败屡逃的英勇壮举,以及百般折磨不死的神奇特性,成为了军中一大偶像,人气竟不在小狼狗之下。

只看了一眼那倒挂着的冰坨子,石勇便把视线收回,望向面前的队伍。感受到他如刀般的眼神,方有些走神的兵士们,赶紧重新聚精会神站直了。

“二十里雪地越野,最后到的大队没饭吃,出发。”命令简短而有力,且很好使。话音一落,十支大队便整齐的依次跑了出去。按照军规,军营一里地范围内不得横冲直撞,是以要慢慢跑出一里地之后才能各显神通。

这些人显然是跑惯了,一万多人很快便消失不见,偌大的兵营中又显得空当起来。

他们刚出发,京水河边上的一位,却已经操练结束,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将膀子头上淋漓的汗水擦干,这才接过秦卫递上的棉袄穿上,呵呵笑道:“方才隐约看着树上吊了个人,又是那个秦淇水?”

秦卫点点头,轻声道:“别人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啊。”

秦雷又把大氅披上,转身往营地方向走去,笑道:“也不知这家伙有没有长进?”

牵着大狼狗过来的许田听了,笑答道:“回王爷的话,长进还是有的,能绕过三道岗哨了。若不是弟兄们每天入夜前,会把河面上凿出些冰窟窿,险些就跑了这小子。”

秦雷摸摸大狼狗油亮的毛皮,微笑道:“你们也要提高警惕了,若是连这小子都看不住,有你们好果子吃。”

许田一嘬牙花子,陪笑道:“不能够啊,外围几十里都是咱们的巡逻范围,弟兄们可都带着大狼狗呢,能跑了他小样的?”

说话间,到了房门口。秦雷推门进去,便被热气顶了一下,不由笑道:“乐先生也太怕冷了吧?孤可听说童子功都是纯阳之体啊。”

里面传来乐布衣的声音:“三爷来了。”

秦雷心中咯噔一声,挥手让大小狼狗把好大门,三步并作两步的进了内间,果然看到一身普通侍卫服色的哲郡王,正抱着个热水瓶,坐在四个火盆中间打哆嗦呢。

秦雷看了一眼边上陪着的乐布衣,他一摊手,轻声道:“三爷跟着运粮车队连夜过来的。”

秦雷知道,能把一国皇子逼到这份上的,定是揭龙鳞的大事。心中叹一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便解下大氅,脱掉棉袄,换上身布袍子,大刀金马的坐在老三对面,等着他回暖过来。

侍卫又给哲郡王端了一大碗热姜汤,秦霖咕嘟着喝下去,这才好受些,哆哆嗦嗦开口道:“兄弟,大理寺要拿我。”

秦雷皱眉道:“谁给他们的胆子?当宗正府不存在吗?”

秦霖把怀中的暖水瓶递给秦卫,小声道:“换个热点的。”这才一脸愁苦道:“他们锁拿我的理由是调查你,所以宗正府要避嫌。”

秦雷轻声骂道:“这文彦博真是狗屁不通,咱俩有什么牵连?”

边上的乐布衣笑道:“王爷息怒,这法子虽然臭不可闻,但还是勉强通些狗屁的。”

秦雷一愣,轻声道:“莫非那老混蛋想搂草打兔子,两不耽误?”

“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乐布衣颔首道:“都察院参奏王爷的本子学生仔细看了,却没有什么要害的东西,他们要么是不知道,要么是不急着用出来。反正目前是动不得王爷。”

秦雷恍然道:“但这招看似无用的闲棋,却让孤不得不避嫌,也就堵了宗正府的象眼。”大秦自从立国以来,就是皇帝士族共天下,并没有特别规定皇子享有何等何等的特权,皇子的待遇一般来自他的王爵,相较于世家大族的公子们,名义上并没有太明显的优势。

当然,若是在皇权鼎盛时期,谁敢惹皇帝的儿子啊?不说别的,就说先帝在时,昭武帝那几个哥哥是何等风光?何等嚣张?哪有今日诸皇子们身上的委琐气质。

究其原因,还是这十几年皇室式微,失去了皇权的笼罩,皇子们身上的光环和特权早就黯淡消失。此消彼长间,就连小小的都察院都敢接连向皇子们开炮,就连小小的大理寺,都敢锁拿堂堂皇子王爷了。

原本还有宗正府可以护上一护,但秦雷成了此案被告,他的衙门自然要回避了。没有了最后一道防护,惊慌失措的哲郡王,只有连夜投奔京山营而来。

‘所以说这世上什么都是假的,只有拳头硬才是真的。’秦雷心中叹息,对秦霖道:“他们想依葫芦画瓢,照着对付老四的法子对付你,估计最不济也要把你赶出内侍省。”

秦霖红眼咬牙道:“这些忘八羔子,真要赶尽杀绝啊!”

秦雷揉一揉紧缩的眉头,轻声道:“这事透着股子怪异味,你说那些官员,这么闹腾有什么好果子吃?我们倒了,他们球好处也的不找啊!”秦霖也点头苦涩道:“上次是、这次也是,典型的损人不利己。”

乐布衣一边阅着一卷《黄庭》,一边轻声道:“那利了谁了呢?”

轻飘飘的几个字,却如闪电一般击在两位皇子心中。兄弟两个都是绝顶聪明之人,自然一点就透,秦霖涩声道:“太子?”几乎同时,秦雷也道:“老二?”两人对视一眼,秦霖苦笑道:“咱们却是被那人给骗了,这家伙在金銮殿上演得真他妈的逼真啊!”从来不吐脏字的哲郡王,也终于憋不住了。

上次金殿之上,面对着咄咄逼人的众官员,老二站出来说过几句话,算是帮了两人的忙,又在事后说了许多个收买人心的屁话。虽然没有把两人收买过去,却也成功将他自个身上的疑点洗掉,让昭武帝龙颜大悦,将内府和铁甲军都给了他。

可以说,老四倒台那件事上,唯一的赢家就是老二。

秦雷手中本来端着个盛马奶酒的银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他捏瘪了。他面色阴沉的快要滴下水来,一字一句道:“一定要把那点聪明劲用在对付自己兄弟身上吗?”

老三嘴角抽动一下,摊开手道:“现在不是找老二算账的时候,而是你我面临着京都府、刑部、大理寺的三堂会审。”

秦雷根本没听见老三说的是什么,他已经被太子坚定不移的窝里斗气炸了肺,直感觉鲜血一个劲往头上涌,太阳穴突突的跳个不停。终于忍不住把那握瘪了的酒杯往地上一掷,大声骂道:“我叫你兄弟阋墙!我叫你利令智昏!”霍得起身,把桌上的文书纸笔统统扫倒地上,又尤不解恨的将沉甸甸的紫檀木桌子一道掀翻。

老三想劝劝秦雷,却被乐布衣用眼神止住,他本身也怕惹火上身,便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看着秦雷又朝屋角一个高脚木几上的青花瓷瓶走去。老三经年管着内府,过手的珍玩玉器不知几凡,眼光自然毒辣非常,一眼便看出那个瓷瓶乃是巩窑出产的唐青花,算是这房里最贵重的一样器物了,不由暗暗为那瓷器惋惜。

只见秦雷气冲冲的走到那插着孔雀翎的瓷瓶边,霍然举起右手,老三不由闭上眼睛,等着那声脆响出现。但好半天也没听到,他睁眼一看,却见秦雷已经回来坐下了。再看那瓷瓶,还完好无损的立在墙角。

秦霖有些吃惊的指了指那个瓷瓶,张张嘴说不出话来。只听秦雷没好气道:“老二作了孽,凭什么要糟蹋老子东西。”说着便让秦卫带人进来收拾一下。

愣了半天,秦霖才失声笑道:“原来你比我还要吝啬!”

“错,那是节俭。”秦雷一本正经道。他的情绪转换无疑是想当迅速的,因为太子不顾大局的举动而产生的愤懑,已经不翼而飞了。

---------------------------------------分割----------------------------------------------

诸位诸位,好人会有好报的,坏人会有恶报的。另外求票《推荐或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权柄请大家收藏:(www.510xsk.com)权柄新笔趣阁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权柄最新章节 - 权柄全文阅读 - 权柄txt下载 - 三戒大师的全部小说 - 权柄 新笔趣阁小说

猜你喜欢: 乘龙佳婿北宋大丈夫唐朝小闲人自古红楼出才子承包大明恶明武唐攻略寒门枭士明天下韩四当官刑徒我是秦二世奸臣北宋小厨师盛唐之最强驸马贞观大闲人铁血趟大明大宋帝王逍遥侯资本大唐官居一品续南明凌云志异楚汉争鼎寒门状元三国之新武道
完本推荐: 追愿全文阅读和主人的十个约定全文阅读山精全文阅读未来水世界全文阅读我欲为后全文阅读小甜饼全文阅读尖叫女王全文阅读星际之嫁给司令大人全文阅读俗人回档全文阅读水母全文阅读九鼎记全文阅读盛世谋臣全文阅读旺夫小哑妻全文阅读锦衣当国全文阅读星际结婚指南全文阅读可曾记得爱 WW全文阅读阁下全文阅读敛财人生[综].全文阅读天地霸气诀全文阅读男神同居日常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家爹娘超凶的放肆[娱乐圈]卡牌密室(重生)惊华嫡女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咫尺之间人尽敌国攻略小社会替天行盗万道剑尊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重生嫡女悍妻上神大人又怠惰了异界铁血商途嫁偶天成史上第一密探婚后被大佬惯坏了顷洛惊华嫁入豪门77天后盛宠之名门婚约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我震惊了全世界众神世界三界红包群万千之心大道朝天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史上最强入殓师诸天最强女主天生真凰

权柄最新章节手机版 - 权柄全文阅读手机版 - 权柄txt下载手机版 - 三戒大师的全部小说 - 权柄 新笔趣阁小说移动版 - 新笔趣阁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