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笔趣阁小说 >> 玉玺记 >> 一八八章

待得近了, 李玉华才觉着这位将领只是乍一看觉着年轻,英挺的眉宇间已有淡淡细纹, 见到李玉华时停下脚步,避退一畔躬身行礼。后面一辆青绸马车里下来个三十岁仿佛,身着缁衣的妇人。

那妇人缓步近前,武将伴在她身畔, 妇人行至李玉华面前三步远的时候微身一福,“梁林氏见过娘娘。”

“原来是梁太太。”李玉华的视线落在梁林氏的脸上,这位应是穆惜今同她说过的嫁给短命梁状元的林氏长女了。

李玉华与林家并不熟,只是微微颌首, 带着孙嬷嬷登车进宫去了。

在车上, 李玉华方问,“梁太太听人说起过,那武将是什么人,嬷嬷可认得?”

孙嬷嬷道, “玄甲是禁卫军专用,这位大人相貌俊秀, 跟林妃娘娘有些肖似, 看年纪应是林大将军的长子。”

李玉华有些意外,“林大将军的长子这样年少?”

孙嬷嬷笑, “林家人都生得年轻,若奴婢未记错, 林将军也得三十三岁了。”

瞧着倒像是同杜长史年纪相仿的样子。李玉华心说, 复道, “应是听闻二皇子病重的事,过来探望的。”

因到二皇子府探病,李玉华到慈恩宫的时辰就有些晚了。

到林妃娘娘宫里的时间就更晚些。

“太医说热度降下来了,二嫂说早上哄着吃了半碗稀米粥,看气色比昨晚好了一些,太医也说若不再反复,这病就无大碍了,再吃上几幅固本培源的方子就能好了。”李玉华徐徐说来,“二殿下还闹着要沐浴,叫二嫂镇压了下去,刚略好些,万一再着凉如何是好。”

林妃念了声佛,“这个阿平,什么时候还闹性子,亏得福姐儿懂事。”

边儿上女官笑说,“可见是转好了,都知道要沐浴了。”

“太医肯用心,有福姐儿这样用心照顾,才能好的这样快。”林妃拉着李玉华的手道,“还有你这孩子,每天不辞劳苦的进宫来跟我说阿平的病情,我心里都记着。”

“这还不是应当的么。二嫂心里也记挂着娘娘,我看过娘娘,回去也能跟二嫂说一说。二嫂”知道娘娘一切安好,也能放心。”李玉华道,“就是二殿下,知道娘娘这

样牵挂,定也会好生保养,快些痊愈。”

李玉华道,“我辞了二嫂出来时,正遇到梁太太过去,身畔还跟了个年纪相仿的将军,想来是娘娘的晚辈。”

林妃道,“那应是林程。我娘家侄儿,他在禁卫军当差,平时不常见,你们都不大认得。”

“定是记挂着二殿下,过去看望的。”

“咱们这些人这样操心,那孩子却是不争气,惹出这许多乱子,让陛下气恼。”林妃将门出身,平时说话行事都格外爽俐,独对这个儿子极为宠爱,说到二皇子的案子,也只说是惹出的乱子。

李玉华道,“待二殿下病好,再进宫给皇祖母、娘娘请个安,也就好了。”

林妃道,“是啊。”

李玉华还跟穆安之说了一回,跟穆安之打听林程,“看着就一表人才。”

“那是自然,林大将军膝下只此一子,却是一子顶别人十子。”穆安之对林程也不吝赞赏。

李玉华神秘兮兮的凑近些,“林将军跟梁太太,不是一个娘生的吧?”

穆安之险叫水噎着,连忙放下杯盏,“你怎么知道?”

“今天我遇着他们,虽是一起往二皇子府来,林将军下马后只管站在一畔,梁太太是扶着丫环的手下的车。梁太太应是年长些,林将军的步子总在她身后一些。虽是做足长幼礼数,你想想,姐弟是同辈,关系好的谁不是肩并肩一起走。林将军举手投足带着疏离,肯定关系不好。”李玉华道,“就林将军这样长的一表人才,还的确人才出众的,哪个姊妹会故意跟他不和啊。他俩要是水火不容,也不能一起去二皇子府。这样冷淡只做个面子情,也只有不是一个娘能解释了。”

李玉华没说出来的是,跟宫里的皇子公主一个样,不是一个娘生的,亲近中也带着疏离。

穆安之道,“林程是长子,年纪比梁太太略大,不过,林程是原配之子,梁太太与几个姊妹是继室所出。他们兄妹关系如何就不知道了。”

“林将军还没娶妻么?”

“没。林将军立誓要娶一位性情相投的女子为妻,一直没遇到。”

“这成天在军营,别说性情相投的女子了,就是女的也看不到啊。这要想遇着,得多相亲,接触的多了,就知投不投缘了。”李玉华一副很有经验的模样,“像我跟三哥,咱俩要不认识,哪里能知道性情相投啊。”

李玉华感慨,“可惜咱们跟林家不熟,要不我都能给林将军做个大媒。”

穆安之笑,“你是相中谁了?”

“嘉悦妹妹。”李玉华一说人选就把穆安之震住了,“皇祖母打去岁就有为两位公主择婿的意思,嘉悦妹妹性情温柔,宫里慧妃娘娘与世无争。林将军虽年长几岁,我瞧着比些毛头小子稳重,又是父皇爱臣,我看他配得上嘉悦妹妹。”

开始穆安之觉着李玉华有些乱点鸳鸯,可细想想,林程出身人品自身才干,的确堪配公主。

穆安之道,“眼下不是提这个的时候,何况,林将军说是未遇到心仪之人,真正也许另有缘故。结亲还是得两厢情愿方好,也不是个个都如咱俩一般幸运。”

李玉华也就这样一说,真正并没有入心,既然穆安之这样讲,林家又是掌禁卫的重臣,李玉华也就抛开手不管了。

二殿下玉体安康后,穆安之的案子也就查的差不离了,基本上为了赔朝廷的银子,二殿下把郊外庄园还卖了一个,听说林妃娘娘还拿了些私房出来。

穆宣帝现在最不稀罕见的就是这个二儿子了。

端午赏赐,二皇子府所得最少,不及三皇子府一半。

蓝太后也想快些将此事翻篇,再次提及两位公主的亲事,还跟李玉华打听有没有看到过合适的年轻公子,李玉华想到穆安之的话,并未提起林程。

李玉华说,“我平时见男子见得少,不如我回去问问三哥。皇祖母,你心里要是有些许入眼的人,也跟我说,我让三哥在外打听一二。”

“成。”蓝太后笑着应了。想着李玉华的确为人可靠,她问李玉华的意思,其实就是想李玉华推荐人选,这孩子却是老实,有什么说什么。

蓝太后转而问起李玉华家里过端午的事来。

蓝太后明提了两位公主的亲事,陆皇后依旧有些疑虑,问儿子,“我听说那杜家老二是庶出,这怎么成,庶子如何堪配公主。”

太子道,“杜锋是正经传胪出身,庶吉士散馆名列第一,翰林修书也得过父皇的夸赞。”

“他既这样好,怎么倒分到三皇子府做长史?”陆皇后秀眉不展,“我可是听说杜尚书十分不喜这个弟弟,过年都没让他参加祭祖。这杜二早叫杜尚书赶出家门的,只看这人品,也不能把你妹妹许给他。”

太子笑了笑,“母后这是听谁说的。”

“我让你舅妈出去打听了一回这杜二人品行事。”

“舅妈同母后一样,平时多在内宅,您打听也该找舅舅或是表哥打听,舅妈能知道什么。”母子俩在凤仪宫的梧桐树下煮茶,太子一手按着茶壶的壶盖,清透芳香的茶水倾尽皇后面前的紫砂盏。

“明天舅舅过来给我讲兵法,我带他过来跟母亲说说话,母亲听一听舅舅的意思。”

“我让你舅妈去打听的,她还不是问你舅舅。”

“舅妈的娘家姐姐,新任太常寺卿许寺卿太太,原是相中了陆长史,陆长史不大乐意,怕是得罪了许太太。”太子轻轻松松的说出一段渊源,“待外祖母进宫,母后也可问问外祖母。”

陆国公陆老夫人都极认可这桩亲事,陆国公说的还委婉些,基本上说的与太子大致相似,自身有才干,家族也有实力,至于在穆安之这里当差的事,陆国公道,“南夷军粮案中,杜长史就在有功之列。若非他在三殿下那里当差,官职早就升了。”

陆老夫人说的直接,“这是杜尚书培养的家族下一位掌门人。”

陆皇后道,“杜尚书又不是没儿子,这么个庶弟,能如此上心。”

“糊涂。”陆老夫人半眯着一双凌厉的老眼,轻斥长女一句,“家族若想长盛,便不能只将眼光囿于嫡庶,杜尚书膝下三子,先不说年纪尚小,长子的资质也只能算中上。杜长史可是正经传胪出身,入庶吉士一年,散馆时是第一名,比状元又差什么?”

“寒门小户想出个进士,必倾阖家之力。就是放在杜家这样的大家族,一样得悉心教养。你以为这传胪功名是天上掉下来的?杜尚书若不是对这个弟弟上心,如何能这样栽培他?把庶子养废,比教他成材容易百倍!”陆老夫人道。

“可我听说现在兄弟俩早闹崩了,今年杜家祭祖都没杜长史的份。”陆皇后对女婿的人选格外挑剔,“倘万一有才无德,要怎么办?”

“杜长史只是有些桀骜,人且年轻,他跟杜夫人、几个侄子侄女好着哪,就是不住尚书府,也没少回去。不过是跟杜尚书闹个别扭,受着宠爱长大的孩子,才能这样肆无忌惮。”

“可要是如母亲说的这样好,如何这个年纪还没定亲。大家子弟,向来亲事早定。”

“杜老爷在世时倒是给他定过一门亲事,叫杜长史自己退了。”

陆皇后瞠目结舌,“亲爹定的亲事,他还能自己退?”

“所以才说他性情桀骜。不然你以为杜尚书为何逐他府外自住去,不然他在翰林干的好好的,为何会被发落到三皇子那里?那次杜家闹的不轻,我都听说了,杜尚书就是因此恼了他,才把他搁三皇子府的。”陆老夫人感慨,“可这人哪,有本事在哪儿都能出头。三皇子纵是能干,倘没得力人辅助,焉能有今日威势?”

陆皇后心中对杜长史的才能算是认可了,可又有疑虑,“母亲也知道,嘉祥性子娇纵了些,听着这杜长史也是个被惯坏的,这俩人能在一处过日子么?”

“做了夫妻,自然能在一处过。”陆老夫人道,“实在是现下帝都子弟,即便有比杜长史出身更显赫的,却不一定比他更实惠。我这双眼睛绝不会看错,杜尚书非常重视这个弟弟。”

陆皇后终于松了口,“这人选咱们看好,还得问问陛下的意思。”

“不只是陛下,先问问嘉祥的心意。”陆老夫人道,“这终归是她的亲事。”

杜长史这个人选,还当真在蓝太后的考量中,因杜长史是穆安之的左膀右臂,蓝太后便问起李玉华关于杜长史人品性情的一些话,李玉华说,“人挺好的,时常听三哥夸他。旁的再多的,我也不大清楚,嗯,吃东西有些挑嘴,每次他晚上在府里当值,厨下就得打起一百个精神头儿,不知那嘴如何这样的刁,有一回蒸鱼没了绍黄,就用的旁的黄酒,一口就吃出来了。还听说他挺讲究的,很懂薰香,穿衣裳也细致。”

蓝太后竟听的津津有味,还连连点头,同常嬷嬷说,“是个大家出身的孩子。”

蓝太后还找穆安之问了一回杜长史的才干。

穆安之也不能违心说杜长史不好,何况,在穆安之看来,嘉悦公主温柔明理,也是不错的妻子人选。杜长史若能尚嘉悦公主,也不算辱没了他。

穆安之回府还知会杜长史一声,让他好生准备,近来别出什么岔子。杜长史脸都绿了,心惊胆战的问,“殿下,您都说我什么了?”

“自然是赞你,相貌好,人品好。”穆安之瞧着不对,问,“这是怎么了,你不愿做驸马?嘉悦性子温柔,极好相处,慧娘娘也很宽厚。”

杜长史一脸郁闷,低声道,“要是大公主也是我的福,可宫里这次不是两个公主一起选驸马么?”

穆安之呆了一瞬,悄悄问他,“嘉祥看中你了?”

“没。”杜长史道,“就是听说韦相曾跟东宫推荐过我,我哥吓的过年都没让我回家祭祖。我虽在外,也听闻过二公主貌似脾气不大好的传言。殿下您说,暂不论咱们跟东宫的关系,就是娶媳妇,也得找那柔顺贤惠的娶啊。”

穆安之,“我倒是忘了还有嘉祥。你是我的人,难道能把你指给嘉祥?”

“倘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这辈子就完了。”杜长史随口就是一个馊主意,“眼下衙门也不忙,明天殿下就进宫,说说我的坏话。”

“傻不傻,我今儿才夸你一通,明儿再骂你一通,这不脑子有病么。”穆安之看杜长史吓的不轻,还得安慰他,“放心吧,王妃成天在皇祖母那里,就是有什么事,王妃也能先得着信,我让王妃留意,你是我的人,就是要指婚,皇祖母也会跟王妃商量。”

第二天,李玉华就收到杜长史送的两匣子上好香料。

※※※※※※※※※※※※※※※※※※※※

PS:晚安~~~~

感谢在2020-02-13 23:43:33~2020-02-14 23:47: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作鸣Minna 2个;安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漫歌 100瓶;河流的波纹 79瓶;happyreader 35瓶;5936015 20瓶;莫兰momo、cc 15瓶;书香童年、云之巅、香香、沉溪、mayqu_cs、多多、^^、橙橙妈妈、奥利奥、花绘绘、alice、海带、眉开、萧萧、Heenic、江山1977、易飞2005、llpphhddxx、29390834、更新了没、xiduo810、yfBB 10瓶;淇淇祺祺、答不懂则天、wwhzbj、30178818、呜啦啦、soy、千年泪?~、大头张张、13333、黑儿、xunuoqing 5瓶;shelly_yx 4瓶;懒惰小蜜蜂、杏花天影 2瓶;子今啊、天晴无雨、叶若散、杜娟、小丝瓜、布吉岛咕咕咕、狐狸熊、evian、1382824、玄天、安安、12882738、Goodbye!!!、木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玉玺记请大家收藏:(www.510xsk.com)玉玺记新笔趣阁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玉玺记最新章节 - 玉玺记全文阅读 - 玉玺记txt下载 - 石头与水的全部小说 - 玉玺记 新笔趣阁小说

猜你喜欢: 我有药啊[系统]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重明继焰照流年鱼龙符盗墓之涅槃穿书记[综]日向花水生而为妖(GL)九重天,惊艳曲那个魔王不好惹重返[综]饕餮俘虏万花苏茗猎人——花间清源临洛夕照我那五个龙傲天哥哥[综漫]刷副本的好骚年唯我心大魔王娇养指南燕纪·锁香楼网王 追求远子学姐的一百种方法好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喵仙君造作时光[火影同人]或许改变
完本推荐: 男神和他的猫全文阅读霍乱江湖全文阅读挚友全文阅读生化之舔食者全文阅读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天龙的日子全文阅读Omega修仙宿主日常全文阅读幽岚传奇gl(原名:奸商传)全文阅读万花苏茗全文阅读重明继焰照流年全文阅读婚约全文阅读如意书全文阅读桃花始翩然全文阅读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全文阅读宅师全文阅读穿成总裁白月光全文阅读我原来是个神经病全文阅读笑看妃乱全文阅读天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洪荒之我成了巫族大神我的学姐会魔法一剑斩破九重天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绯红法典重生似水青春穿去史前搞基建永恒圣帝美食供应商未来之师厨雪域仙迹驸马要上天超脑太监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这个绿茶我不当了极品飞仙风起时超感应假说前方高能全能小村民旺夫小哑妻史上最强入殓师大府小事天下第九神医凰后琢玉大数据修仙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都市剑说极品神级狂医

玉玺记最新章节手机版 - 玉玺记全文阅读手机版 - 玉玺记txt下载手机版 - 石头与水的全部小说 - 玉玺记 新笔趣阁小说移动版 - 新笔趣阁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