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笔趣阁小说 >> 嫁春色 >> 第351章 大喜

第345章大喜

温桃蹊是在三五日后才知道这事儿的。

且还是李清云自己大嘴巴,在她和林蘅的面前说出来的。

只是温桃蹊没想到,她自个儿竟真是愿意的。

林蘅知道此事也吃了一惊,拉着李清云问了好几车的话,可李清云自己却也只是说,横竖都是要嫁人,外头那些不知根底的,还不知是什么德行,她宁可嫁温长玄。

小姑娘家心思是真单纯,什么都不多想,终身大事,也当儿戏一般。

偏偏温长玄从前名声虽然不怎么好,可后来也是真的争气。

李家太太看着他,心里极满意,这事儿一来二去,竟也就说定了。

温桃蹊自己不放心,一连几日忧心忡忡的。

陆景明看在眼里,不知她为什么烦恼,这日便拉了她来问过,才晓得了温长玄和李清云的事儿。

只是李清云尚未行过及笄礼,是以两家也只是先说定,并没有在此时就摆到明面儿上来。

到后来李清云也不怎么避嫌,还是粘着温长玄,倒弄得他得意起来。

温桃蹊虽有陆景明开解,可还是觉得这事儿怎么想都不靠谱似的。

这日她家去看孩子,正巧李清云也在。

温桃蹊一个劲儿看她,她浑然不觉。

还是李清乐把孩子交给乳母后,拉了温桃蹊一回:“你总是看清云做什么?”

李清云这才反应过来,欸了声:“我脸上有什么吗?”

温桃蹊抿紧了唇角摇了摇头:“我就是在想,你……”

她话没说完,李清云举着手,露出手腕上新得的那只镯,洋洋得意说是温长玄新买给她的。

于是温桃蹊微一怔,李清乐就看出些端倪来。

李清云到底是她亲妹妹,什么德行她心里有数,便打发了李清云去替她看看药膳。

小姑娘也没觉察出这是要支开她,一溜小跑着就出了门。

李清乐看着她背影,失笑摇头:“你是想问她和长玄的事儿吧?”

温桃蹊嗯了声:“这些天,我心里总是放不下,清云这个年纪,还什么都不懂似的,全凭自己高兴不高兴。可是嫂嫂,一辈子那么长,我怕她将来……”

李清乐说知道,就握了她的手:“你怕她将来后悔,怕她只是拿长玄当哥哥看,眼下满心欢喜的答应,是因她还不懂何为夫妻。”

大抵就是这么个意思。

温桃蹊稍稍别开脸:“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若造就一对怨偶呢?”

“你的担心,我们也都担心过,可你瞧,她如今的模样,眼不眼熟?”

眼熟?

温桃蹊越发狐疑,侧目去看:“嫂嫂?”

“你刚回家的时候,同她没什么两样的。”李清乐掩唇笑,“有心爱的郎君看顾你们,护着你们,把你们捧在手心儿里,就是这个模样。”

温桃蹊啊了声:“那她是喜欢我二哥不自知?”

“可能吧。”李清乐深吸口气,“从小就喜欢粘着长玄,说过她多少次也不听,以前我就在想,她对长玄,到底是什么感情呢?

她长这么大,对男女情爱之事,虽未经历,可难道真的一点儿不通?”

倒也未必吧。

话本子看了不少,李清云自己古灵精怪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书都敢看,要说真的不明白,好像……也不一定?

温桃蹊长舒口气,脸上才慢慢有了笑意:“嫂嫂这么说,那大概是我多心了。”

李清乐就在她手背上又拍了拍:“也不妨事,现下说的是,等她明年行过及笄礼,再说婚假事,长玄也同意了,她自个儿虽然懵懵懂懂,但心里也知道一些。

如今没有一纸婚约拘着她,她还能跟着长玄出去玩儿,外头人横竖不知道,咱们自己家里人不说什么就是。

若等到了明年,她真是后悔了,觉着不喜欢长玄,跟长玄过不了一辈子,不是还有回旋余地吗?”

温桃蹊小脸儿一沉,李清乐见状扑哧笑出声:“长玄也知道!”

她才松了口气。

如今看来,二哥倒是真心喜欢李清云,把什么都考虑过,也什么都肯答应。

只是这份感情,终究不知从何时而起就是了。

李清乐见她走神,摇着她胳膊叫了她两声:“在想什么?”

她笑着说没有:“只是觉得缘分这事儿,奇妙的很,咱们从前哪里想过,我二哥和清云竟还有这样的缘分,将来竟能做夫妻。”

谁说不是呢。

李清乐嫁到温家后,时日久了,就知道赵夫人愁什么。

大儿子成了家,小儿子却没个着落。

成年在定阳,身边儿没个知冷知热的照顾着。

她那时候还想,温长玄那样的,竟也不知什么样的女孩儿才能入了他的眼。

谁能想到,竟是她家里的傻妹妹。

·

转眼到了六月里,林蘅说要回京了。

从家里出来,到如今快三个月了。

谢夫人虽然不在这上头拿捏她,况且家里还有谢喻白替她说话,可她不好太放肆。

知道她是来赴温桃蹊婚宴的,也都知道两个女孩儿交情好,势必要在歙州住一段日子,但到底嫁了人,不似从前在家做姑娘,长住不得。

这一日她同徐月如登门去,说是要辞行,定了第二日启程。

每逢离别,温桃蹊总要伤感,拉着她的手心里一万个舍不得,却也无法。

于是吩咐连翘和白翘去备一桌子林蘅和徐月如爱吃的菜,还叫去买林蘅从前在歙州小住时喜欢吃的荣安楼的水晶肘子回来,又准备果酒,又准备糕点的。

徐月如瞧着那架势,大有一醉方休的意思,便拉着温桃蹊揶揄起来。

等到了午饭时,上了桌,见了那肘子,温桃蹊却突然没了胃口。

她一时反胃恶心,便干呕起来。

林蘅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她呕了一场,却什么也吐不出来,只是烧心难受。

接了白翘端来的茶水漱过口,连连摆手:“我也贪嘴的,可见了这肘子,却又只觉腻得慌,一时竟什么胃口也没了。”

这饭桌上弄这么一出,岂不是把人家的食欲全给影响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噙着笑说着抱歉的话。

徐月如拧眉叫连翘赶紧把菜撤下去:“一顿饭罢了,值得你说这些,倒是你,一上午都好好的,这会儿突然就难受起来吗?”

她扭脸儿要吩咐身边儿丫头,又想起来这是在歙州城,于是去叫白翘:“去请大夫来,这可不成,怪吓人的。”

温桃蹊也不逞强,由着白翘去。

饭是吃不成了,一桌子的酒菜也算是白准备。

三个人挪到了小花厅里去,丫头们不敢围着,就守在外头等伺候。

温桃蹊小脸儿都有些发白,整个人肉眼可见的虚弱下来。

林蘅焦心,替她拢着鬓边的碎发:“你除了反胃恶心,还有哪里难受吗?已经叫人去告诉陆掌柜了,他估计一会儿就回来,要不叫人回家一趟,请伯母来陪你吗?”

“别。”温桃蹊握着她的手,“也没那么娇贵,有点儿身娇肉痛的,还要回去惊动母亲。”

徐月如看她那样子,又听她说只觉得反胃想吐,这会儿却又好了许多,蹙拢的眉心,渐次舒展开,叫了她一声:“你这个月的月信,来过了吗?”

这话一出了口,两个姑娘都愣住了。

还是连翘先反应过来,面上一喜:“是了,姑娘的月信十天前就该来的,平日里也没这样过,推迟这么久的!”

徐月如虽没怀过孩子,可她见过别人怀孩子,她成婚大半年,徐夫人急着抱外孙,更不知私下里提点过她多少。

眼下温桃蹊这副模样——

大夫来得也快,望闻问切的去诊脉,一屋子的人都跟着揪心。

陆景明从外头得了消息就急匆匆的回家来,人刚进小花厅,就听见里头大夫说喜脉,说恭喜。

他愣在门口,旋即回过神来,一个箭步冲进去,抓了大夫在手上只管问:“果真是喜脉吗?”

大夫叫他吓了一跳,温桃蹊挣扎着要起身,被徐月如一把按回去:“陆掌柜是高兴的昏了头吗?看把大夫给吓的。”

于是又是赔礼道歉,又是多给了诊金银子的,客客气气的送了大夫出门去。

这原就不是惯常给温桃蹊看病的大夫,小柳娘子今日到别家去诊脉,一时才请了这大夫来家里。

于是陆景明又急着打发人到温家去回赵夫人,又吩咐人去寻小柳娘子,要告诉一声,温桃蹊这一胎,始终还是要她来看顾的。

这是天大的喜事,徐月如和林蘅两个知道陆景明心下欢喜的没边儿,也不好杵在这里妨碍人家,只是明日要走,少不得想多陪一陪。

陆景明倒不争这个,只是陪着温桃蹊挪回上房院去,把人给安置下来,竟也就把地方腾出来,给她们说话去。

温桃蹊躺在床上,先前大夫诊脉说是一切都好,只是看这样子,恐怕饮食上要更仔细些,先开了安胎安神的方子去。

她才闹过一场不舒服,眼下金贵极了,陆景明是断不肯让她下床半步的。

她浑身不自在,林蘅坐在她床头,徐月如坐在床尾处。

她小脸儿红扑扑的:“我就是一时不舒服,倒不许我下床走动了。”

徐月如欸了声:“你是头胎,更金贵,方才那样,我和蘅儿瞧了都害怕,何况是陆掌柜?

你就安生养着,眼下才一个多月,我听我母亲说,女人家有了身孕,要害喜,得三四个月时,那会儿才闹的人最难受了。

现在养的好一些,说不得到月份大了,你没那么难受呢。”

温桃蹊低眼去看自己的小腹,还是平坦的,她左手放在小腹处,感受着:“我真的有孩子了?”

林蘅扑哧一声笑出来:“是呀,等再过几个月,就有个小娃娃,能跟家里头那一个作伴儿了。”

正说话间,赵夫人领着李清乐从外头进门来。

林蘅便把床边的位置让出来。

赵夫人是最欢喜的,拉着温桃蹊问东问西,问了好几车的话,又看她脸色不好,一向和善的人,竟也难得的训斥了白翘和连翘几句,还要温桃蹊哄着,才把她的脾气给压下去。

李清乐从照人手上接过锦盒,交给白翘:“母亲一听说是这样大喜的事,想着你年纪小,自然不会在家里供奉送子娘娘,紧着从家里请了一尊过来的。”

温桃蹊就握着赵夫人的手更紧了紧:“我没事儿,母亲别忧心我呀,方才就是一时不舒服,眼下不都好了嘛。”

“你还说,从进了门,听丫头回话说,可把我吓坏了。”赵夫人戳她胳膊,“这有了身孕,就该有忌口的,往后少见些油腻的东西,况且每个人体质不同,说不得你还有别的不能吃的。”

她一面说,一面回头去叫连翘,又吩咐了一大通。

徐月如听着也只管柔声笑:“桃蹊刚才还说呢,这有了身孕,陆掌柜紧张的什么似的,连床都不叫她下了,您这样吩咐,仔细她一会儿跟你闹。”

赵夫人笑着说她敢:“有了孩子就该老实点儿,当然不能想着到处乱逛。”

她又回头去看温桃蹊:“你嫂子怀着孩子那会儿,不也天天门都不愿意出的?就你是个贪玩儿的?要做娘的人了,贪玩儿什么?”

“我哪里是贪玩儿呀。”温桃蹊虚躲一把,抬眼去看徐月如,“嫂嫂怎么还告我的状呀。”

一屋子人又哄笑做一团,一直到日落西山,天色渐晚,徐月如才领了林蘅辞别过,又特意叮嘱她,有了身孕,明日她们启程回京,千万不要来送,当着赵夫人的面儿,再三的说了,温桃蹊勉强答应下来,她两个才放心离开了陆府不提。

送走了人,赵夫人叫人去准备白粥,一递一下的抚着温桃蹊的肚子:“陆景明说什么没有?”

她摇头说没有:“他可有眼色了,看徐家嫂嫂和林姐姐在,就没多在屋里待着,把地方让给我们说话了。”

赵夫人点了点头:“明儿叫小柳娘子再来给你诊脉,等过会儿你跟陆景明说,大夫虽然说胎像还好,可现在月份还小,不许他跟你亲近,知不知道?”

温桃蹊小脸儿轰的一下就熟透了似的红:“母亲说什么呢!”

“跟你说正经的,这么大个人了,跟我害羞什么!”

李清乐听着这话也怪别扭的,只好凑上去叫母亲:“桃蹊面皮薄,您别拿这话臊她了。”

又扭脸儿去哄温桃蹊:“你只说记下了,母亲不就不说了吗?”

温桃蹊扭扭捏捏的越发往里头躲,瓮声瓮气的说好:“我记住了,一定告诉他。”

喜欢嫁春色请大家收藏:(www.510xsk.com)嫁春色新笔趣阁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嫁春色最新章节 - 嫁春色全文阅读 - 嫁春色txt下载 - 春梦关情的全部小说 - 嫁春色 新笔趣阁小说

猜你喜欢: 尚书大人易折腰宠溺呆萌小王妃帝妃临天花开锦绣欢喜记东陵帝凰龙图案卷集·续盛宠之嫡妃归来春闺玉堂法医狂后,带着系统来破案为奴有匪千秋抢亲冷王爷这个女配有点怂金陵春重生妖女策天下大宅小事农门娇俏小厨娘大府小事孤女勤王清初情缘福运宝珠[清]掌家娘子宠妻如令射雕之药师鞠尘
完本推荐: 美人为馅全文阅读酒醒以后全文阅读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全文阅读庶道为王全文阅读猫咪的玫瑰[星际]全文阅读锦衾灿兮全文阅读家有庶夫套路深全文阅读前方阳光闪瞎眼全文阅读田园纨绔妻全文阅读山精全文阅读双姝劫匪全文阅读奸臣全文阅读自虐的正确姿势[系统]全文阅读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全文阅读诛砂全文阅读书穿女配很低调全文阅读惊华嫡女全文阅读闺范全文阅读危险美学全文阅读望门闲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回到农家当幺女这个皇子真无敌朕只想寿终正寝美漫之超人卡牌密室(重生)道祖,我来自地球超神机械师万古大帝男神投喂指南凌天战尊小福女的平淡生活开局要被唐太宗五马分尸巨星从反派开始万界神话之最强玩家重生九零神医福妻横推武道我的签到系统有点不一样众神世界魔临神医弃女超脑太监从西游降魔开始我在木叶偷发育老胡同大魔王娇养指南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高龄巨星[综]料理巫女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武炼巅峰

嫁春色最新章节手机版 - 嫁春色全文阅读手机版 - 嫁春色txt下载手机版 - 春梦关情的全部小说 - 嫁春色 新笔趣阁小说移动版 - 新笔趣阁小说手机站